1. <div id="dpvyu"></div>

        <div id="dpvyu"></div>
        1. <div id="dpvyu"><tr id="dpvyu"></tr></div>

        2. <div id="dpvyu"></div>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悼念贫困的阿嫂

          2019-02-13 17:29: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佛兰次小区
          点击:   评论: (查看)

            又到派员扶贫的时候了,使我不觉再次想到了穷困群众。今把几年前扶贫期间记事文?#36152;?#26469;发表,愿此文能让我们的社会知道?#20999;?#36139;困的人?#28023;?#32473;予他们真帮脱贫。

            她死了。遗体是昨天才被发现的。昨天的日历是2012年3月20日。她具体死于哪天哪时,没有人知道。她的丈夫说给了她1000块钱去看牙医,出去已经20多天了,这是唯一能推测她死在哪天的信息。其实她并没有离开家,她?#36864;?#22312;她屋后的那个放杂物的棚子里。二个月前,那个棚子?#25925;?#40481;圈。那个棚子也是去年才搭建的。去年我分两次给了她家60只鸡仔养。为了养鸡,她和她的丈夫就用几根烂竹和几捆枯草搭了那个棚养鸡。她的鸡养得很好,养大后20块钱1斤一下子就卖完了。年前我还跟她买了3只,给了她家300块。当时,她还一个劲地不要我给她家的买鸡钱。那个棚子很小,鸡卖完后才腾出了空间,才完全容得下一个人进去,她?#36864;?#22312;那个地方。

            她出嫁应该有10年了。因为她的大女儿已经8岁了。当地人已经不知道她叫?#35009;?#21517;字,她的名字是“XXX的老婆”。她死了,也是“XXX的老婆死了。”法警法?#38454;?#22825;来了不少,检查了她的尸体,折腾了近3个钟,走的时候?#35009;?#26377;留下任何话。

            从昨天到今天,她的家里静?#37027;?#30340;,她的周围邻居也是静?#37027;?#30340;,她所在地的村委会就在她家?#21592;?0米处,也是静?#37027;?#30340;,她死了,没有谁在意,仿佛?#35009;匆裁?#26377;发生过。此刻,我就坐在她所在地的村委办公楼内写关于她的文字,悼念她的亡灵。我的心很沉重,思绪很乱也很难平静。村委会的干部在一边听MP3里爱、爱、爱的靡靡之音,一边在谈天说地,?#29616;?#24178;扰着我,但我?#27425;?#27861;制止他们。我想到她生前的模样,生前的勤劳和她的死,我的心更是无法平静。我跟当地人一样,也不知道她叫?#35009;?#21517;字,我只知道她很穷。我也知道她穷的原因不是她懒造成的,她夫妻俩基本没有闲过。她种了3亩田地,每年她家地里的收获太少,年份不?#27809;?#35201;赔。

            认识她和她的一家是在2011年3月的一天。那天,春雨初歇,我想找几个家里不大富裕的?#35828;讲?#19994;基地干活。我想通过这?#22336;?#27861;让这些家庭挣点劳务收入,此外,我也愿意他们这样的人来帮手,因为他?#27465;?#27963;?#19979;?#21147;且不挑剔。这样,我就来到了她家。她一家住的是一个湫隘的泥房,墙壁已经斑驳陆离,瓦片已经遮不住雨水,地面上放了很多盆子接雨。她一家人正在吃早饭。他们一家人见到到访的我,显得很是拘谨。她形象枯槁,又黑?#36136;藎?#19968;头干枯的头发已起斑驳的杂色。她的穿着十?#21046;凭桑?#37027;?#20973;?#26377;衣裳穿在她?#26432;?#30340;身材上就像稻田里农民?#32654;聰拍?#30340;假人一样。如果不是她高额骨下的那双眼睛,你绝对不会相信她?#31456;?0岁。她的丈夫的模样跟她差不多,头发斑白,?#32844;质蕁?#22905;有3个孩子,最大的孩子在读小学,还有2个3—4岁的孩子在家。她的孩子很可爱,有跟社会上同龄的正常孩子一般可爱的模样。从中可见她身上母爱的光辉。

            她一家六口人,还有一个古稀的家婆,她的家婆瘦小得一只手?#28034;?#20197;轻轻提起来,身子佝偻得像把90度的弓。那天,她的大孩?#30001;?#23398;去了,坐在一起吃早餐的就这祖孙5个人。我表明自己的来意,努力?#33322;?#22905;一家的不安。不一会,她一家人?#23478;黄?#27575;勤地?#24418;页?#26089;餐。她一家的早餐是一盘煮熟的红薯。盛红薯的盘子一看就是自己用竹篾编织的。那盘子里的红薯没有一颗是周正的,不是又细又弯,就是在挖红薯时被刨烂了的。我是种过地的人,知道地里不可能全是长这种红薯。我知道,?#20999;?#21608;正的红薯是要?#36152;?#21435;换钱的。我搬来一把她家的条凳跟她一家人坐到了餐桌旁,我折下一截红薯嚼了起来,我的心一阵阵发紧发酸,我的脑海里不停地打出两个字——生命!

            我决定重点帮她家一把。

            2011年,我四处努力跟她家弄了2万3千多块钱救?#20445;?#26080;偿帮扶。我?#39592;资职?#22905;家种经济作物,从育苗到成品销售全包。她和她的丈夫都很努力,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帮扶。2011年,她家盖了新房,是按小二楼规模建的。架子已经拉起来了,基础打的不错,已经盖了一层,以后有钱了再加一层。虽然建房欠了3万块债,料想通过今天的继续帮扶,?#39592;?#36825;点债并不难。

            年前,我看到她一家穿着褴缕,为了让她家和跟她家情况差不多的贫困人家穿上好点的?#36335;?#36807;年。我又跑回单位募了近200套四季?#36335;?#25104;色和面料都很好。把这批?#36335;?#25289;到村里的时候,她见了特别高兴,就像饿极了的人见到了食物一样,不由分说一个人就取走了一半,我想,她一家人近几年不买?#36335;?#37117;是够穿的了。

            生活有了起色的她益发勤劳了。地里每天都有她劳作的身影。相处久了,她在我面前也已不再拘谨,老远就会打招呼。她跟我打招呼的头一句话永远是那句“?#20064;澹?#21507;饭没有,到我屋吃饭呀。”不管是不是吃饭的时候,开头都是这一句。听多了,我也习以为常了。我不知道她是看到?#39029;?#39277;没有固定的地方想照顾我的?#25925;常故?#22905;找不到其他话语。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就是她高兴,她感激。这是她的眼神告诉我的。她的眼神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眼神里有了神采。这神采应该是来自她生活条件的改善。也许,她一生的梦想就是有房住有饭吃。

            她死了,死在她即将?#35009;?#30340;时候。她的丈夫给了她1000块钱去看牙医。她死的时候,1000块钱还原封不动地在她的口袋里。在她的心里,她自己的身体永远没有她的梦重要。她肯定是自己扛不住了才想去医?#28023;?#22905;肯定怕延误了自己的梦才把钱紧紧地揣在自己的?#36947;?#33293;不得花在医?#28023;?#22905;肯定是打算再进点鸡苗养大揾钱,她肯定是在咬着牙在整理自己的鸡圈时倒下的。她倒在了她寻梦的路上,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请让我们?#24515;?#19968;声“阿嫂”,好吗?阿嫂,你勤劳一生,穷苦一生,你生前只有一个小小的梦,这个梦在他人看来根本微不足道,而你用尽了你的整个生命?#35009;?#33021;实现。你走了,人们谁都没有在乎,?#20004;窕故?#38745;?#37027;?#30340;。阿嫂,你恨吗?你用整个一生的付出,得到的却是这个世道对你的悄无声息,?#20999;?#19981;稼不穑的人,不但生前尽享富贵和尊荣,死后也是车队成龙地护灵出殡。

            阿嫂啊!我为你不平啊!真心地祈祷你在天堂得到幸福的永生!

          相关文章
          贵州11选5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