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dpvyu"></div>

        <div id="dpvyu"></div>
        1. <div id="dpvyu"><tr id="dpvyu"></tr></div>

        2. <div id="dpvyu"></div>

          魏杰:民营经济要公平 不要优惠

          2019-02-21 09:49:56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颜世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2月16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次会议主题为“如?#38382;?#29616;‘六稳’,保持经济长期向好”。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在谈到稳预期时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很多人从“无产者”变成了“有产者”,而变成“有产者”后对财富最大的担心就是安全问题,大家现在?#20960;?#35273;财富不安全,也不知道什么资产安全,心里感觉恐?#29275;?#31038;会上产生了大量的不信任?#23567;J导?#19978;稳预期最关键的是保证财产安全。

            另外,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成为非常庞大的经济群体,这个群体好与不好关乎中国经济增长。魏杰介绍说,去年做?#35828;?#30740;,很多民企都反映“我们不要优惠,而是要公平”。这其中提到的公平,最重要的就是法律的公平,对待国企和民企应当公平。

            

          请点击图片跳转到视频

          打不开?点这里>>>

            相关文章

            魏杰?#20309;?#39044;期必须保证居民财富安全 发展民营经济需要理论创新

           

            在2月16日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上,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发布演讲时表示,现在?#20064;?#22995;对未来的预期很差,?#23548;?#20027;要来?#20174;?#36130;富不安全,稳预期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保障财富安全。同时,他指出,发展民营经济,现在的理论只讲必要性,不讲必然性,好像需要民营经济是无奈的选择,消灭民营经济是伟大的理想,这需要理论创新;此外,同样一个犯罪行为,发生在民营企业和发生在国营企业,法律准则可能都有所不同,这让民营企业感到不安。

            魏杰指出,现在中国有个现象:企业有钱了,项目也批了,可就是不干,就是因为预期不好,他表示,2019年有两件事值得关注。

            第一件事,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年,40年改革的最大成果是使全体?#25237;?#32773;从无产者都变成有产者。人们有财富之后,最大的担心是财富安全问题,2018年人们预期普遍不好的重要原因,就是感到财富不安全,现在找不到安全性的资产,不知道什么资产是安全的,所?#21592;?#36739;恐慌。

            他认为,稳预期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要保证财产安全,“现在?#20064;?#22995;对未来的预期很差,?#23548;?#20027;要来?#20174;?#36130;富不安全,稳预期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财?#36745;?#20040;安全。”魏杰建议,今后在?#36139;?#23439;观政策的时候不仅仅要考虑就业和增长问题,还要考虑?#20064;?#22995;财富安全。

            “2019年稳预期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怎么样保证人们财富的安全,因为40年积累不容易,一旦出问题很麻?#22330;?strong>2019年如果房价真要大跌,估计会更麻?#22330;?/strong>”魏杰说。

            在他看来,第二个问题是民营经济的预期。改革开放40年来,一个重要的经济群体就是民营经济。

            在整个经济体系中,中国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38469;?#21019;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25237;?#23601;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这个群体的预期好不好直接关系中国经济的增长。但民营经济2018年是预期最不好的一年。”为什么出现这种声音?魏杰调研发现,民营经济不是要优惠,只要公平、平等。

            他提出了两个建议:

            第一,发展民营经济需要理论创新。现在对于民营经济,理论?#29616;?#35762;必要性,不讲必然性,反复讲就业、增长之类的必要性,好像需要民营经济是无奈的选择,消灭民营经济是伟大的理想,民营企业?#29615;?#25509;受这种理论。

            第二,法律必须调整,必须保证法律的公平、公正。“现在同样一个犯罪行为,发生在民营企业、国营企业,法律准则都不同,怎么让民营企业感到不安。”魏杰表示,2019年稳预期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要对民营企业这两个问题做出切实的调整才行,不能来虚的。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文章
          贵州11选5单双